咏 怀
设本页为首页           加入收藏
中文域名: 古今中外.com  英文域名:www.www.wsktjhxk126.com  丰富实用的古今中外人物库
 

咏 怀
①八十二首选三

阮籍

夜中不能寐,
起坐弹鸣琴。
薄帷鉴明月,②
清风吹我襟。
孤鸿号外野,
翔鸟鸣北林。③
徘徊将何见?
忧思独伤心。④

【作者】
 210-263,字嗣宗,陈留尉氏(今河南省尉氏县)人,建安作家阮瑀之子。好
 学博览,尤慕老、庄。他反对名教,向往自然,旷达不拘礼俗。他对于新起的
 司马氏政权不愿合作,故而纵酒谈玄,不问世事,作消极的反抗。他在文学上
 受屈原的影响较多。《咏怀诗》八十余首,感慨很深,格调高浑,使他成为正
 始时代最重要的诗人。

【注释】
 ①《咏怀诗》是阮籍生平诗作的总题,不是一时所作。大多写生活的感慨,不
 外说人生祸福无常,年寿有限,要求超脱利禄的圈子,放怀远大。也有对当时
 政治的刺讥,但写得很隐晦。 ②鉴:照。这句是说月光照于薄帷。 ③翔鸟:
 飞翔盘旋着的鸟。鸟在夜里飞翔正因为月明。 ④以上二句指人也兼指鸟,孤
 鸿、翔鸟和人一样都是在不寐而徘徊,这时会看到些什么呢,一切都是叫人忧
 伤的景象。

【品评】
   这是阮籍八十二首五言《咏怀诗》中的第一首。诗歌表达了诗人内心愤懑、
 悲凉、落寞、忧虑等复杂的感情。不过,尽管诗人发出“忧思独伤心”的长叹,
 却始终没有把“忧思”直接说破,而是“直举情形色相以示人”,将内心的情
 绪含蕴在形象的描写中。冷月清风、旷野孤鸿、深夜不眠的弹琴者,将无形的
 “忧思”化为直观的形象,犹如在人的眼前耳畔。读者可从诗中所展示的“情
 形色相”中感受到诗人幽寂孤愤的心境。但是那股“忧思”仅仅是一种情绪、
 一种体验、一种感受,人们可以领略到其中蕴涵的孤独、悲苦之味,却难以把
 握其具体的内容。“言在耳日之内,情寄八荒之外”,即是此诗显著的特点。
   这首诗采用动静相形的手法,取得了独特的艺术效果。“起坐弹鸣琴”是
 动;清风吹拂,月光徜徉,也是动。前者是人的动,后者是物的动,都示意著
 诗人内心的焦躁。然而。这里的动是似如磐夜色为背景的。动,更衬出了夜的
 死寂,夜的深重。这茫茫夜色笼罩着一切,象征著政治形势的险恶和诗人心灵
 上承受着的重压。这首诗言近旨远,寄托幽深,耐人寻味。

嘉树下成蹊,
东园桃与李。①
秋风吹飞藿,
零落从此始。②
繁华有憔悴,
堂上生荆杞。③
驱马舍之去,
去上西山趾。④
一身不自保,
何况恋妻子。
凝霜被野草,
岁暮亦云已。⑤

【注释】
 ①嘉树:指桃李。蹊:径路。首二句以桃李的盛时喻人生的盛时。《史记·李
 将军列传》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是此处用语所本。 ②藿:豆叶。以
 上二句以风吹飞藿喻人生衰时。 ③以上二句言一切繁盛景象都不能长久保持,
 殿堂之上也会有一天长起荆、杞等杂树来。 ④以上二句言远避世患,不居乱
 邦。西山:指首阳山,伯夷、叔齐隐居之处。趾:山脚。 ⑤已:毕。末二句
 言岁暮的时候,百草在严霜摧残之下,同归于尽。

【品评】
   本篇原列《咏怀诗》第三。诗人以时序变换,草木零落,隐喻世事盛极必
 衰,应该早为避乱之计。情调危切,充满了深忧。
   诗歌从自然景物的变化起兴,引发对社会人生的思考。春日桃李盛开之时,
 自然会吸引许多人来观赏,热闹一时;但是转眼间便是秋风萧瑟了,豆叶飘零,
 一派凄凉。世间之事也是如此,盛时如桃李繁茂,衰时如秋风吹藿,有繁华之
 日便有憔悴之时,那高大的殿堂也终有一天变成杂草丛生的废墟。思索着事物
 盛衰的哲理,诗人敏感的心中充满了世乱将至的忧惧。他决定立即驱马直奔西
 山,象伯夷叔齐那样隐居起来。他并不是无情之人,但是“一身不自保,何况
 恋妻子”!他预感到,如果不及早避祸,就会象岁暮之日的野草一样,在严霜
 的摧残下枯萎。这首诗充分表现了诗人对现实政治的感受,“驱马舍之去,去
 上西山趾”等语,及“凝霜”、“岁暮”等词都强调出一种事变将至的紧迫感。

骂言发魏都,①
南向望吹台。②
箫管有遗音,
梁王安在哉?③
战士食糟糠,
贤者处蒿莱。④
歌舞曲未终,
秦兵已复来。
夹林菲吾有,⑤
朱宫生尘埃。
军败华阳下,⑥
身竟为土灰。

【注释】
 ①言:语词,犹“而”。魏都:指战国时魏国的都城大梁(今河南省开封市)。
 ②吹台:战国时魏国的建筑,在今开封东南。此台又称繁台,一说就是范台,
 魏王婴曾在这里宴请侯。 ③梁王:即魏王。 ④处蒿莱:住草屋。以上二句
 是说魏王不善士用贤。这是他失败的原因。 ⑤夹林:地名,魏王游览之处。
 ⑥华阳:山名,又亭名,在密县(今河南省密县附近)。公元前二七三年秦白
 起在这里大破魏芒卯,斩首十五万,魏人割南阳以和。

【品评】
   这首诗借咏战国时的魏国统治者骄奢淫逸,终至华阳兵败的史实来批评曹
 魏的政治现实,其讥讽之意是很明显的。
   从空间说,战国魏的吹台遗址尚存;从时间说,漫长的岁月已经流逝——
 “驾言发魏都,南向望吹台”,吊古之情泱泱而起。尽管时间的风雨冲刷着吹
 台,然而“箫管有遗音”!仿佛歌舞欢宴,丝竹相和,不过是昨天的事。在这
 里,诗人将历史与现实在“吹台”这一特定的空间重叠,暗示着诗中所咏的历
 史也是当前之事。“箫管有遗音”将人们带入一个迷离恍惚的境界,如梦如幻;
 而“梁王安在哉”这当头一喝,惊破梦魂,让人们清醒意识到时空的转换:吹
 台尚存,遗音犹响,建台的梁工到哪里去了呢?一时间,盛衰兴亡的无限感慨
 涌上心头,其中又混杂著江山长存,人生短暂的喟叹以及对统治者的警告。正
 因为时空调度灵活,使狭小的尺幅有了深邃的历史容量。
   诗歌以极其精练的笔墨,勾勒了战国魏灭亡的历史画面,笔锋犀利,活画
 出统治者的贪婪、腐败、昏庸。最后几句从魏王自身的感触着笔,语调沉缓,
 描述了一幅国破身亡的情景。这种结局当然是吹台歌舞之时意料不到的。前车
 之覆,后车之鉴。阮籍面对吹台遗址,以历史批判的眼光向曹魏当权者发出了
 警告。

 

 

 

相关人物

 

相关文章

阮籍   阮籍“命世大贤”   正始诗文和竹林七贤   阮籍简介

世界人物介绍,著名人物资料,企业家、名星、伟人、政治家、军事家、科学家个人资料

设本页为首页 | 加入收藏夹| 联系站长 | 按拼音检索人物 | 现代人物分类索引 | 自助友情链接 | 新站登录 |下载本站

备案序号 蜀ICP备05009253号  用户登录